看内


宁波国际物天辰流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国家交通运输流公共信息平台(以下简称“国家流信息平台”或“国家平台”)是由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推进建设,以提高社会物流效率为宗旨,以实现物流信息高效交换和共享为核心,以统一的标准为基础,以连通各类物流信息平台、企业生产作业系统,消除信息孤岛为目的,面向全社会的公共物流信息服务网络。

国家物流信息平台的整体架构将建成“1+32+nx”的形式,“1+32”是国家物流信息平台建设的主体内容和近期建设重点。“1”是指国家物流信息平台的国家级行业管理系统,包括国家交换节点、基础交换网络管理系统和门户网站,负责国家物流信息平台的运行管理、相关行业和国际物流平台的衔接以及公共信息服务。“32”是指区域交换节点,由各省级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在本省、市内推动建设。“nX”是指国家物流信息平台拓展和衔接的信息服务体系。n代表n类信息系统,X代表某一类信息系统中X个具体的信息系统。

国家物流信息平台的建设将快速推进企业的信息化,物流代码和电子运单的标准化,以及货运企业的信用系统建设,物流企业信息系统之上提供了一个公共的平台,可以实现物流企业之间、物流企业与工商企业、外部系统、社会公众间信息高效交换与共享。

国家物流信息平台的总体建设目标为构建覆盖全国、辐射国际的物流信息基础交换网络和门户网站,实现“平台”与省级平台、企业平台、相关行业或其他国家物流信息平台之间可靠、安全、高效、顺畅的信息交换,实现行业内相关信息平台交换标准统一,提供公正、权威的物流相关公共信息服务,有效促进物流产业链各环节信息互通与资源共享。

1.1平台水运数据建设

1.1.1.沿江沿海水运公共数据汇聚与分析

国家物流信息平台水运数据建设的主要工作为汇聚沿江、沿海水运行业相关公共数据并对公众提供业务信息查询等服务,同时将相关公共数据汇聚至国家物流信息平台数据服务中心并进行大数据分析;水运行业公共信息主要包括基础设施数据、资质信用数据、节点状态数据、实时动态数据和物流运单数据。

基础设施数据:主要包括港口码头及航道的地理位置、建设规模、名称、平面规划、等级及服务能力等。

资质信用数据:主要包括水运相关的从业资质,如人员、船舶、企业的基本信息、行政许可、违章处罚等信息。

节点状态数据:包含主要沿江、沿海港口船舶动态信息、作业计划信息、车辆进出状态、集装箱状态信息等。

实时动态数据:利用AIS系统,汇聚船舶实时定位信息,并串联对应船舶基础档案信息。

物流运单数据:汇聚水运物流业务电子单据,包括货代托运单、报文功能反馈单、配舱回单、集装箱托运单、确认单、集装箱派车单、运输回执单、入库通知单、入库明细、出库通知单、出库明细、设备交接单、装箱单等。

1.1.2.沿江沿海水运相关系统互联示范

互联对接港口企业、航运企业、外贸物流企业以及港航EDI中心(交通电子口岸分中心),高效获取口岸监管相关数据,有效送达相关信息服务;建立与海关、国检、边检部门间的信息交换共享服务通道,并通过港航EDI中心(交通电子口岸分中心)实现与各地海关、检验检疫和边防等部门间的信息共享。与沿江沿海主要港口、重点航运企业和外贸物流企业以及港航EDI中心完成互联,面向港航企业、航运船舶提供准确权威的进出港相关信息服务,并为其提供便捷的跨运输方式单据交换通道。

1.1.3.平台水运数据应用服务架构

围绕四大运营内容,以“跟踪+协同+资源”的互联应用示范模式逐步推进,其中“跟踪”是通过整合全国8大主要口岸的港口作业和通关状态信息,提供的航运物流可视化的应用服务;“协同”主要是以解决订舱、放箱、装箱为代表的业务协同需求为核心牵引力,提供的通道和交换服务;“资源”主要是以整合各大口岸的海运运价资源/集卡运力资源,提供的物流运价信息服务。

1.2项目建设的必要性

水运物流的信息化应用主要体现在四大方面:内部应用管理、支持自身应用的外部互联、港口状态跟踪应用、以订舱为主的物流交易。其中内部应用管理系统已经得到较大普及,但信息孤岛现象非常明显;支持自身应用的外部互联也仅在船公司或码头等局部得到应用,大部分还是以下游进行终端直接输入的形式,实现的数据传递;虽然港口状态跟踪和订舱等信息具有较强的商业价值,但由于关联方众多,及商业利益的冲突,也还没能实现大范围的实施应用。

国家物流信息平台作为互联交换的公共平台,其核心定位是帮助企业或应用服务商打通各种信息孤岛,促进市场的繁荣发展。因此国家物流信息平台需要与专业的基于互联应用系统建设的第三方系统服务商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满足市场需求的前提下,共同推进平台水运数据建设,拓展平台水运数据应用范围,加大平台对水运行业的服务能力。

2项目建设分析

2.1项目现状

宁波国际物天辰流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图1.4.2-1互联建设示意图

通过前期阶段的互联建设,国家物流平台虽然开展了一系列的项目合作,与社会上多类物流管理系统实现了对接,初步实现了与部分集卡车队、货代企业、物流基地、船公司等多种运输类型实体的数据互联,但是支持自身应用的外部互联仅在船公司或码头等局部得到应用,大部分还是以下游进行终端直接输入的形式,实现数据传递;虽然港口状态跟踪和订舱等信息具有较强的商业价值,但由于关联方众多,及商业利益的冲突,也还没能实现大范围的实施应用。

分析认为,主要表现以下几个方面:

对国家物流平台而言

1)数据资源汇集匮乏:与国家物流平台合作的港口、车队、堆场、码头等物流实体数量还不多,区域范围窄,导致国家物流平台自身的数据提供范围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可实现的应用不多,对社会物流企业缺乏有效的吸引力;

2)应用系统互联断层:由于目前市场上的大部分应用管理系统都是封闭系统,物流数据只在内部流转,形成孤岛效应,物流数据无法为真正需要查询的外部用户提供服务,极大阻碍了物流业务的信息互联和共享协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