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内


被港媒贴上失意而疯癫标签的不止蓝洁瑛…

1992年的香港流行乐坛,最受瞩目的当属两位留学女歌手的归来。一位是当年尚未名声大涨的王靖雯,因为当年《cominghome》专辑里的《容易受伤的女人》成为全年风头无两的女歌手。

被港媒贴上失意而疯癫标签的不止蓝洁瑛…

当年热播电视剧《大时代》中蓝洁瑛饰演的罗慧玲下线前更以这首歌配乐。王靖雯从新人跳转成新艺宝唱片的“一姐”,也给自己改回原名王菲争取来更多话语权。

被港媒贴上失意而疯癫标签的不止蓝洁瑛…

另一位是当年已贵为“天后”的陈慧娴,宝丽金为了挽留这位一心求学的“一姐”而特意赴美国为其录音,随后返回香港发行粤语专辑《归来吧》,其中的《归来吧》、《飘雪》、《红茶馆》换来超过四白金(5万张为一白金)的销量,只是人在美国的她未有参与宣传,那年生龙活虎的歌坛里,“天后”之位被认走远。

被港媒贴上失意而疯癫标签的不止蓝洁瑛…

上世纪90年代是香港流行歌坛的流金岁月,王菲、郑秀文、李蕙敏、周慧敏、陈慧琳、彭羚等新生代歌手百花齐放,对比梅艳芳、林忆莲持续稳定的地位,陈慧娴则总是被媒体定义成了苦情角色。

被港媒贴上失意而疯癫标签的不止蓝洁瑛…

曾经风靡一时,她因留学而错过黄金时期,事业多舛、情路曲折,一度还被曝深陷情绪病。在拜高踩低只以当红论英雄的舆论环境里,陈慧娴如她的歌,成了“傻女”。

从1992年向前推3年——1989年,香港流行乐坛逐渐崛起的时光。拜入戴思聪门下的王菲被新艺宝唱片更名为王靖雯,推出同名粤语专辑,陷在甜歌漩涡里的她并没有找准发力点。

彼时风头最劲的是梅艳芳以及叶倩文、陈慧娴、林忆莲。

被港媒贴上失意而疯癫标签的不止蓝洁瑛…

单说1989年,风头最劲的女歌手当属梅艳芳和陈慧娴,两人都翻唱了近藤真彦的《夕阳之歌》。与近藤真彦有过恋情的梅艳芳采用了直译歌名,歌词是诀别的沉重;答应父亲要完成学业而决意要留学的陈慧娴则在告别专辑《永远的朋友》中将其翻唱成《千千阙歌》,其中有少女的离愁。

就两首歌来说,陈慧娴的《千千阙歌》当年传唱度要略高。原本以为凭借这张专辑能够夺得劲歌金曲大奖的金曲金奖,然而最终还是梅艳芳胜出。

被港媒贴上失意而疯癫标签的不止蓝洁瑛…

年少气盛的陈慧娴失去奖项后带着所有团队黑脸离场。

前一年的《傻女》不敌叶倩文的《祝福》,在临别前再次失利,陈慧娴团队的宣传人员酒醉后登上舞台,被认为扰乱播出,还被TVB禁入一年。

被港媒贴上失意而疯癫标签的不止蓝洁瑛…

如果不是陈慧娴暂别,太多人认定香港流行音乐90年代的格局要重写,她的歌单比起当年还没遇见李宗盛的林忆莲、卷入林子祥情感风波的叶倩文要更加经典。只是年少大红的陈慧娴自认从来不会算计,在接连失落后加上父亲对学业的要求,她在当年的暂别演唱会上抹抹眼泪,走了。

被港媒贴上失意而疯癫标签的不止蓝洁瑛…

说起陈慧娴,这个单眼皮、小个子的女歌手没有梅艳芳霸气、也没有王菲脱俗,有着一双丹凤眼的她靠着铁肺高能和日系少女感而成为标签。

1983年,她被学校推荐给音乐人安格斯,与陈乐敏、黎芷珊以组合形式推出《少女杂志》,当时还没有C位概念,但陈慧娴的一曲《逝去的诺言》迅速爆红香江。

被港媒贴上失意而疯癫标签的不止蓝洁瑛…

原本对陈慧娴的外形并无信心的宝丽金立即将其作为主打,同年8月就推出个人专辑《故事的感觉》,一曲《玻璃窗的爱》几乎屠榜。陈慧娴是没有新人期的歌手,就此拉开“金曲天后”的生涯,并非所有人都认得她的脸,但记忆里都有她的歌。

《跳舞街》、《去吧》、《傻女》、《人生何处不相逢》,每张专辑都能卖成白金唱片,陈慧娴成了宝丽金的掌上明珠,团队呵护、老板郑东汉的办公室也可随意来去,生活境况如她的花名——公主。公主大多任性、直接也容易受挫,陈慧娴亦是,从走红开始她就笃定将要去求学, 天辰娱乐,然而1987年的《变变变》专辑销量只刚超过一白金的销量,这让她相当失落,因此开始计划暂别求学。

被港媒贴上失意而疯癫标签的不止蓝洁瑛…

公主大多都很倔强,陈慧娴也是,她有自己的精神小世界,每天要睡足十小时,状态不好不录音、不跨界影视、不参与应酬,这都是她的准则。宝丽金曾经力推她与张学友组CP,陈慧娴罕见的电影作品仅在张学友与罗美薇定情作《痴心的我》里友情出演了小绿叶。当时,张学友恋上同组的罗美薇、陈慧娴则情定制作人欧丁玉(亦称区丁玉)。

被港媒贴上失意而疯癫标签的不止蓝洁瑛…

他们的友情很纯粹,除开被宝丽金安排对唱《一对寂寞的心》,而陈慧娴1996年回归后,已是“天王”的张学友立即邀她对唱《爱和承诺》,并收录在自己的专辑《拥友》中。

被港媒贴上失意而疯癫标签的不止蓝洁瑛…

在香港娱乐圈,陈慧娴和张学友的情谊是低调的蓝颜知己,陈慧娴出道30年的演唱会,正在忙自己巡演的张学友特意赶去嘉宾,同唱之余还要送亲亲。

被港媒贴上失意而疯癫标签的不止蓝洁瑛…

不用接触太多复杂的人和事,公主往往很耿直,陈慧娴更是。比起太多塑料姐妹花都会做台面工作,她曾在颁奖礼黑脸,也曾直言会计较“死对头”林忆莲的表演时长是否多过自己。

“做歌手要有斗志的嘛”,对于曾经努力争取各类奖项,陈慧娴很耿直的说出了女明星的竞争心态。

被港媒贴上失意而疯癫标签的不止蓝洁瑛…

她还一语道破与林忆莲虽是同学,但在校园时期就不是一拨人,她欣赏对方的眼界,但彼此并不亲密。变成同行后,她们即便没有矛盾,但因为竞争而少有往来。

被港媒贴上失意而疯癫标签的不止蓝洁瑛…

(左一为林忆莲,左二是陈慧娴)

被港媒贴上失意而疯癫标签的不止蓝洁瑛…

这样的犀利话锋放在如今娱乐圈分分钟可以上焦点。

在骄傲中选择离去,在只以当红论英雄的舆论里,陈慧娴却就此背上“失落傻女”的名头。她离开后,宝丽金立即抬上黎瑞恩、周慧敏,而新艺宝新签的王靖雯,华星打造的郑秀文也开始发力。

被港媒贴上失意而疯癫标签的不止蓝洁瑛…

1992年,陈慧娴在香港和美国分地录制完专辑《归来吧》,众多单曲再次爆红。可是乐坛已经不再是她熟悉的乐坛,新人林立,曾经宠溺她的唱片公司团队悉数换血,她也因此决定继续完成学业。

被港媒贴上失意而疯癫标签的不止蓝洁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