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内


中国港口群集体 天辰娱乐转型为全球港口发展赋能

原标题:中国港口群集体转型为全球港口发展赋能

中国港口群集体
天辰娱乐转型为全球港口发展赋能

  深圳港正快速向智慧化港口转型。记者 李晓玲 摄

  “一带一路”的纵深推进,引发全球贸易结构出现前所未有的变化,作为全球贸易物流转运的关键,全球港口群均在急速回应这一变化。

  面对急剧变化的全球贸易形势,为探索港口发展的未来方向,《经济参考报·高端智造》先后于5月20日和5月27日连续刊出了主题为《世界港口业迎来中国冲击波》和《全球港口探索未来发展之路》的专题报道,而本次报道将聚焦中国港口群的集体转型。

  目前,“离港化”已经成为一种新的趋势,引领中国沿海一线港口群产生颠覆性变革,正是港外横向物流范围的拓宽,加大了多式联运物流的咬合深度和咬合总量。显然,在新技术的加持下,港外服务的纵向多元化正在把过去的单一港口物流变成了综合要素流叠合的巨大“洪流”。

  香港港口:高端航运服务业带来新机遇

  □记者 朱宇轩 香港报道

  每年近2000万个货柜装卸、23%的就业人口……香港因港口而得名,也因港口而繁荣。然而,随着本地成本增加、外部竞争激烈,其世界著名货柜港的光环正逐渐淡去,香港港口,需要一场新生。

  现状:世界最繁忙货柜港光环淡化

  50年前,香港开始发展货柜码头,上世纪70至90年代是香港货柜业的黄金发展期。受惠于蓬勃发展的海上贸易和中国改革开放,香港成为全世界最繁忙的货柜港之一。

  “我还记得20世纪90年代的高峰期,每周有500班船来港,一年要处理2000万个货柜。”香港特区立法会航运交通界议员易志明说。

  事实确实如此,作为航运业一个重要环节,港口对香港经济十分重要。

  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香港借力飞速发展转口港。2001年至2004年,香港港口连续数年成为全球最繁忙的货柜码头。然而自2005年,新加坡超越香港,一举成为全球吞吐量最大的货柜码头,自此10余年间,香港分别被上海、深圳、釜山等超越,香港港口的国际排名持续下跌,2018年跌至世界排名第七。

  根据香港海事处最新统计数据,今年前四个月,香港货柜吞吐量为600万标准货柜箱,较去年同期下跌7%。

  下跌的原因不止一个。近年来,内地港口竞争激烈,广州的南沙港、深圳的盐田港等除了快速扩展其基建之外,还拓展国际航线,争取成为国际航运枢纽。此外,香港邻近地区,如新加坡及釜山,也在与香港竞争中转货量。

  易志明说,随着深圳盐田等内地码头设施完善,加之货物运输费用低,越来越多的货物选择从内地进出口,“但凭借便捷、高效的清关流程,高附加值、时间要求紧迫的货物仍然会选择香港码头。”

  转型:进军航运金融业和航运保险业

  对现代港口而言,“吞吐量”已不再是“金指标”,依托服务业,向航运金融业和航运保险业转型,给香港带来了一个蓬勃的港口新时代。

  2016年4月,香港成立海运港口局,负责制订策略和政策,推动香港的高增值和专业航运服务业增长,促进人力培训以及提升香港的国际航运中心地位。

  “每个航运中心都有自己的特点,比如伦敦港依托航运金融业,上海港则货柜吞吐量巨大。香港有着与国际接轨的金融、法律体系,专业人才集中,航运金融业和航运保险业等高端服务业是香港港口发展的目标。”香港理工大学航运研究中心副主任杨冬说。

  为巩固香港港口竞争力,香港国际货柜码头等四个货柜码头运营商在2019年初组成“香港海港联盟”,目标是希望提升货柜码头操作效率,以“设施共享”模式,通过协同效应,有效控制成本,让客户获得更好的服务,从而为香港港口带来更多商机,建构一个蓬勃的港口。

  如葵青货柜码头就以“设施共享”新模式进行操作。“香港海港联盟”可以为船公司提供23个船舶及12个趸船泊位,以及262公顷的货柜堆场,能同时处理8艘装载量超过1.8万标准箱的超大型船舶。在此模式下,船公司客户得到更高效服务,香港港口整体竞争力亦得以提升。

  未来:将大湾区市场的“饼”做大

  科技维度之外,粤港澳大湾区为香港港口的未来提供了更大的空间维度。随着“9+2”城市群的日益融合,大湾区码头群成为十分值得期待的未来图景。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指出,将巩固及提升香港的国际航运中心地位,支持香港发展船舶管理及租赁、船舶融资、海事法律及争议解决等高端航运服务业。

  规划纲要提出,香港利用“一国两制”的优势,与广州、深圳形成优势互补、互惠共赢的港口、航运、物流和配套服务体系,进一步增强港口群整体国际竞争力。

  对大湾区内各个港口的定位和作用,易志明设想得十分详细:广州港依托其广阔的腹地向内发展;深圳港凭借劳动力和运输费价格低廉的优势,以发展出口为主;香港则汇聚金融、法律等专业人才,“一国两制”带来便捷的清关程序,可以继续保持发展转口贸易。

  对此,杨冬也表示认同。他认为,深圳、广州和香港与其相互竞争,不如打破壁垒,整合港口资源,结合三地港口优点,更好地分配资源,提高整体竞争力,这样才可与新加坡港在国际贸易上竞争。

  易志明还建议,香港可以成立一个具有行政权力的机构,统筹管理香港港口和大湾区其他城市协调发展,实现良性发展,“大湾区港口市场的饼就那么大,不要抢食,要一起合作把大湾区的饼做大”。

  可以想象,作为华南地区的主要港口之一,随着与粤港澳大湾区其他城市日趋融合,香港港口的发展前景将更加趋繁荣、亮丽。

  宁波舟山港:从传统港口向数字化港口转型

  □记者 黄筱 杭州报道

  中控室工作人员拨动控制手柄,百米开外的龙门吊按指令迅速又精准地移动。近日,宁波舟山港梅山岛国际集装箱码头首次在移动5G网络下,成功实现了轮式龙门吊作业、视频回传等无线信息化应用。

  位于中国东部沿海的宁波舟山港,地处我国南北海运大通道与长江黄金水道的交汇处,与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00多个港口有货物往来,是“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重要战略支点。

  数据显示,宁波舟山港2018年的货物吞吐量达到10.8亿吨,连续10年位居全球第一;集装箱吞吐量2635.1万标箱,居全球第三,仅次于上海港和新加坡港。

  近年来,宁波舟山港开始从传统港口向智能化港口转型,而5G通信系统凭借超大带宽、超低时延、超多链接等特性,不仅能为多路高清视频回传、集装箱追踪、内集卡自动驾驶等提供安全可靠的通讯服务,还能解决传统有线通信带来的通讯设备结构复杂、通讯延时等问题,为宁波舟山港减少了运营和维护成本,提高了港口的自动化水平。